E/M Tsn 自娱自乐的脑洞产物【大概是be?】

Mark已经几乎一个礼拜没有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了,他要完成这个新的代码。他在透支他的身体与生命,虽然他之前也一直是这么做的。但自wardo死后,他开始变本加厉的,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手段消耗自己的灵魂,残蚀他的身体。他不自知,或者说,他懒得在意。对于自己的身体健康,真正在意的人已经死去——为了保护他,死在了一场车祸中,死在了他们去法院的路上。这场巨额官司引起了无数人的注目,闹得沸沸扬扬,然而还未开庭便已经结束,同时结束的还有很多,比如wardo年轻的生命,比如mark对于世界所剩不多的热情。这使他更加沉迷于代码,就像瘾君子一样用毒品掩盖自己的一切,同时也让他无比的厌恶自己,不想给自己一丁点时间用来缅怀与后悔。这些,在别人眼里,他无疑是个刻薄冷硬的混蛋。

  漫天的新闻舆论搞起了噱头,将矛头指向他“戏剧性变化,赢家在谁”“车祸?谋杀?”种种负面新闻扑面而来,但mark并不觉得什么,他只想完成一个个代码,单纯的完成代码而已,准确的讲,一切,就他而言,都已经没什么了,甚至当dustin把报纸的头版拍在他面前问他打算怎么做时,他也只是无所谓的态度。“事实如此,何必掩饰呢。”

  他把facebook的工作全盘交给了dustin,而自己则是窝在屋子里,完成一个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的代码。期间dustin和chris来过几次,但都被拒之门外,他只想写点代码,就像在大学时经常做的事情一样,而那时,wardo陪着他。

  脸色苍白,眼眶下陷,单薄瘦削,形单影只,mark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恶心了。他回到电脑前望着屏幕出了神,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雨夜,他想起了那年冬天,也想起了那场车祸,和wardo流下的血。mark怔怔的坐在那里,恍惚间,有人在他耳边对他私语“mark,该睡觉了”

 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,mark发现自己在电脑前睡着了,久违的安心的感觉。这让他有点想wardo了,外面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,让他该死的有点触景生情。他猛地把电脑推到地上,焦虑,绝望,暴躁,他只想跳起来狠狠地撞墙,好让那些围绕在脑海里的画面停下来,有人说人在临死前,会回忆很多东西,而那些东西也都以一种走马灯的形式放映出来。这说明什么呢,是说明自己快要死了么?Mark坐在椅子上,以一种类似赌气的方式,死死地盯着窗外淅沥沥的雨点,他在等什么,但是他的永远不会来了。而他,就算在这里坐上一天,也不会有人说上一句话。偌大的屋子里,冰冷如同死人。是的,以前他不知道什么是冷,他也曾穿着连帽衫和短裤在雪地里溜达,但是今天,冷。冷到不想多待。他望向外面,夜晚的城市总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它们发亮闪光。这里有他的一片天地,可矛盾的是,他也无处可去。正如他的社交网络中没有他自己一样。

  窗户被打开,雨点毫不留情的打在脸上,他感受着这股冷意,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。依稀看见,wardo对他伸出的双手,“对不起”,mark笑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感觉tsn文有点少,而最近又突然萌上了这对虐死人的cp,所以开始自割大腿肉,写的非常糟糕,自娱自乐的产物,米娜桑将就看】写的非常渣 请见谅 请轻喷 其实大致的梗是这样的,wardo和mark在去诉讼案的途中遭遇了车祸,wardo死了,mark受到了比较大的打击,然后也自杀了,大致这么一个事。其实还有另一篇以wardo为视角的类似番外的东西,还没写,也在思考要不要写,讲的是wardo那场车祸后以灵体的形式待在mark旁边,亲眼目睹了一切,包括mark的死亡,但却无力阻止,最后自己也随着mark的自杀而消失的一个故事。

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10)